400-696-0909

上班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00

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

首页      |      走进天纵      |      天纵产品      |      ​天纵商城      |      ​天纵新闻      |      ​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400-696-0909     销售咨询:njtzone@njtzone.com  

© 南京天纵易康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06040号-1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编号:(苏)-非经营性-2017-0045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京

可信组件
可信组件

微信公众号

员工风采

抗生素,治病还是“致病”?

浏览量

 

  久病不愈,治病反而“病生病”,抗生素的使用及药物副作用值得深思。

  根据中国医药商业协会的统计,抗生素在我国零售药店中的销售份额约为30%。仅广东省药店抗生素年销售额就有10亿元,全国近100亿元。根据近5年的不完全统计,上海、武汉、杭州、重庆、成都等大城市每年药物使用的总费用中,抗生素约占30%~40%,一直居所有药物的首位。

  据调查,在国内医药市场中,抗感染药物已经连续多年位居销售额第1位,年销售额为200多亿元,占全国药品销售额的30%。

  滥用抗生素有哪些危害?

  1、细菌耐药性增强

  滥用抗生素,致使大量耐药菌产生,难治性感染越来越多。世界卫生组织指出,全球因感染造成的死亡病例中,呼吸道疾病、感染性腹泄、麻疹、艾滋病、结核病占85%以上,引起这些疾病的病原体对一线药物的耐药性几乎是100%。这也是最近肺结核在世界一些国家死灰复燃的原因之一。

  据统计,上海已经是中国细菌耐药性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上海人群感染的金黄色葡萄球菌中,80%已经产生了对青霉素G的耐药性。广东省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的资料显示,喹诺酮类抗生素进入我国仅20多年,耐药率已经达60%-70%;肺炎链球菌过去对青霉素、红霉素、磺胺等药品都很敏感,现在几乎全都无效;耐甲氧西林的金黄色葡萄球菌除万古霉素外已经无药对其有作用;70%肺炎球菌对曾使肺炎、肺结核的死亡率降低了80%的大环内酯类抗菌药耐药。现在,耐药菌株迅猛发展,已成为与耐多药结核菌、艾滋病病毒相并列的、对人类健康构成威胁的三大病原微生物之一。

  2、副作用严重

  抗生素的毒副作用问题也是比较严重的。例如,青霉素产生的过敏,红霉素出现的胃肠道反应,四环素引起的牙齿色素沉着,氯霉素引起再生障碍性贫血,链霉素等药物导致的耳聋尤其是对儿童的听力损害,源源不断地制造着大批的、新的、年青的聋哑人。

  我国约有残疾人5千万,其中1/3左右为听力残疾,其致聋原因60%以上与使用氨基糖甙类药物有关。

  3、儿童是滥用抗生素的最大受害者

  最严重的问题是,由于儿童各器官发育还不成熟,抗生素本身的毒副作用和杀灭人体正常菌群的危害性,在儿童身上尤为突出,很容易对儿童的身体器官造成明显的和潜在的损害,如肝、肾、软骨、听神经的损害。还有些药物可导致骨髓抑制和儿童灰色综合征。

  其次是造成儿童体内正常菌群的破坏,降低儿童机体抵抗力,引起二重感染,如引起鹅口疮、念珠菌肠炎、全身性念珠菌、曲霉菌感染等。

  再次,有专家认为,儿童哮喘病的增多,就与滥用抗生素引起人体过敏有很大关系。

  4、常用抗生素易得糖尿病

  一项大型观察性研究发现,抗生素治疗史或导致2型糖尿病患病风险增加。该研究强调应减少不必要的抗生素处方,因为抗生素的使用可改变肠道菌群和增加包括糖尿病在内的多种代谢疾病疾病风险。

  结果显示,青霉素类抗生素处方2~5个疗程的患者糖尿病风险增加8%,处方5个疗程以上的患者糖尿病风险增加23%。喹诺酮类抗生素处方2~5个疗程的患者糖尿病风险增加15%,处方5个疗程以上的患者糖尿病风险增加37%。

  5、滥用抗生素是一种巨大的浪费

  滥用抗生素,尤其是滥用二代、三代抗生素,治疗感染性疾病的费用越来越高,导致我国原本并不丰富的药物资源的巨大浪费。同时,由于病菌的抗药性,人类和细菌好像是在开展一场“军备竞赛”,耐药菌产生——研发新药——新耐药菌产生——再研发新药,如此循环往复。浪费了我们宝贵的原本可以用于其它建设的资金。

  2011年开始的抗菌药物临床应用专项整治活动对抗感染药物的临床使用产生了重大影响。卫生部设定了一系列指标,考核医院的医疗质量。卫生部对约定每日剂量(DDD)数作出了限制,抗菌药物使用率和使用强度控制在合理范围内。医疗机构住院患者抗菌药物使用率不超过60%,门诊患者抗菌药物处方比例不超过20%,抗菌药物使用强度力争控制在40DDD以下。

  已有研究表明:PCT可在不同的临床环境下,根据初始的PCT水平和重复测量的结果,指导开始、继续或停止抗生素治疗的决定,减少无指征使用抗菌药物(减少人数)以及合理的抗感染疗程(减少天数),进而促进有效的抗生素管理。